石家庄快餐美食交流组

真功夫两大创始人“龙虎斗” 从家族合伙到反目成仇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文章导读:虽然刚刚度过25周年庆,但真功夫的两大创始人却仍一直身处内斗漩涡,命运迥异——前董事长蔡达标已入狱服刑,现任董事长潘宇海则在近日首次以掌舵者的身份公开亮相...两位火药味十足的新旧董事长曾是亲属关系,潘宇海的姐姐潘敏峰与蔡达标曾是夫妻。他们的内斗教训,真可以写进MBA的教材

  楚天金报讯 

左图:蔡达标  右图潘宇海

  真功夫,中国第一大中式快餐品牌,起于东莞一家糖水铺,如今600多家主营蒸品的直营门店遍布武汉等30多个城市。

  虽然刚刚度过25周年庆,但真功夫的两大创始人却仍一直身处内斗漩涡,命运迥异——前董事长蔡达标已入狱服刑,现任董事长潘宇海则在近日首次以掌舵者的身份公开亮相,发布真功夫全新战略。

  此后,围绕“去蔡化”战略、估值从21亿跌至7亿等核心问题,双方又爆发了一场大战。这让了解真功夫发展历史的人都叹息不已:事实上,两位火药味十足的新旧董事长曾是亲属关系,潘宇海的姐姐潘敏峰与蔡达标曾是夫妻……他们的内斗教训,真可以写进MBA的教材,给家族企业们作为反思之用。

  从家族合伙到反目成仇

  亲戚合伙 股权各半

  蔡达标与潘敏峰是东莞人,小学同学。活泼开朗的潘敏峰吸引了沉默寡言的蔡达标。当时,蔡家的经济条件较好,蔡母极力反对,但蔡达标“非潘敏峰不娶”。1991年1月,21岁的蔡达标和20岁的潘敏峰结婚,年底女儿出生。

  夫妻俩先是在东莞长安镇开五金店,但因生意清淡倒闭。潘敏峰说,生计堪忧时,她提议加入弟弟潘宇海1990年开始经营且生意不错的“168甜品屋”。1994年4月,蔡达标夫妻和潘宇海各自出资4万元,将甜品屋改为168蒸品餐厅,店铺开在东莞长安镇霄边村107国道旁。潘宇海负责餐厅全面管理及出品,潘敏峰负责收银,蔡达标招呼客人,股权结构为潘宇海占50%,蔡达标、潘敏峰二人占50%——在专家看来,这一对半分的股权架构存在天然缺陷。

  潘宇海极具美食天赋,他能摸索做出东莞各星级酒店的菜式,味美价廉。开业不久,这家面积70多平方米、只有7个员工的小店月销售额就达到了30多万元。

  1997年,潘宇海与蔡达标二人引入“电脑程控蒸汽柜”,实现了中式快餐的标准化、规模化加工,餐厅开始蜕变为标准化的中式快餐连锁店,并改组为“东莞市双种子饮食有限公司”,开始在东莞迅速扩张。潘宇海担任双种子公司董事长、总裁,股权结构不变。

  权力失衡 嫌隙渐生

  应该说,在初创阶段,大厨出身的潘宇海始终掌握着餐厅的主导权。但在“电脑程控蒸汽柜”等系列设备实现了中式快餐的标准化之后,企业对潘宇海的依赖却越来越弱。反之,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蔡达标在制定战略、策划及经营方面的才能得以体现,并逐步强化了其在公司的地位。

  2003年,双种子公司的总裁改由蔡达标担任。据媒体报道,两人口头协议,5年换届一次,轮流“坐庄”。次年,双种子公司进入广州和深圳开店。由于开局不利,公司启用“真功夫”新品牌。此后,“真功夫”在一线城市攻城略地,迅速蹿升为中式快餐连锁一线品牌。蔡达标也跻身于知名企业家行列,并被外界视为真功夫的真正代言人。

  这让潘宇海感觉受到了伤害。在媒体报道中,他曾称蔡达标的行为“极大地扭曲了真实的历史事实,也严重损害了原股东之间的情感”。

  同时让潘宇海感到不满的是,蔡达标的亲属逐渐控制了真功夫的“肥缺”:弟弟蔡亮标垄断电脑供应、大妹妹蔡春媚掌控采购业务、大妹夫李跃义垄断全国门店专修及厨具业务、小妹夫王志斌垄断家禽供应。日后,蔡达标案发,多名亲属亦被牵连。

  双方权力的失衡令昔日的合作伙伴嫌隙渐生。

  婚姻解体 内斗升级

  而蔡达标与潘敏峰婚姻的解体,则令蔡、潘两家的关系雪上加霜。

21岁的蔡达标与20岁的潘敏峰热恋时的合照。(图片来自网络)

  2006年,蔡达标与妻子潘敏峰因感情破裂协议离婚,潘敏峰持有的25%公司股权转归蔡达标所有,其他物业、现金以及一对儿女的抚养权则归潘敏峰。财产分割后,蔡达标获得了与潘宇海同等的股权比例。

  2007年开始,蔡达标启动上市计划,开始实施“去家族化”改革,从肯德基、麦当劳等引进一批高管,这使得真功夫早期创业的一些元老先后离去,这也被外界解读为“去潘化”策略。

  同年,蔡达标引入今日资本和中山联动两家风投。真功夫的股权结构变为蔡达标、潘宇海各占41.74%,双种子公司占10.52%(其中蔡、潘各占5.26%),今日资本和中山联动各占3%。后来,蔡达标通过控股中山联动,股权比例反超潘宇海。

  2008年,蔡达标未兑现5年前的“口头”承诺让潘宇海做总裁,潘宇海希望参与管理而不得,加之蔡达标的“去潘化”系列行动,两人的矛盾和争斗开始公开化。

  而在前妻潘敏峰眼中,蔡达标也逐渐变成了潘家财产的掠夺者。她告诉媒体,蔡达标以“为了真功夫,为了孩子”为由,骗取了她25%的股权,她要夺回来。

  按照潘宇海的说法,姐姐潘敏峰“受到欺负或者得到不公正的待遇,我一定会去帮她讨回一个公道”。

  蔡、潘两家由此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家族内斗。

  前董事长入狱 战略转型

  连环官司 一方入狱

  2010年8月,潘宇海的妻子、同时也是真功夫的监事窦效嫘,以监事身份向广州市公安局举报蔡达标涉嫌挪用公司款项等经济犯罪。但当时相关部门未予立案。

  同年9月,蔡达标、潘宇海、今日资本三方签订《关于真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后续事宜之框架协议》,约定潘宇海以7520万元向蔡达标转让双种子公司35.74%股权(等同真功夫3.76%股权),同时以4.25亿元向今日资本转让真功夫21.25%股权。

  11月,潘宇海收到蔡达标全额支付购买股权的7520万元。但潘宇海最终并未办理股份转让手续,而是继续举报蔡达标涉嫌经济犯罪,此后广州市公安局立案调查。

  2011年3月,蔡达标被执行逮捕,潘宇海夺回真功夫控制权。

  此后,潘宇海及潘家人则针对蔡达标提起了一系列诉讼:以真功夫或双种子公司的名义起诉;以自己的名义起诉;由窦效嫘以真功夫监事名义起诉;由潘敏峰以离异妻子的名义起诉等等。

  其中,法院一审判决解除蔡达标、潘宇海、今日资本三方签订的框架协议,潘宇海向蔡达标返还股权转让款7520万元。但双方均不服判决,目前,该案的二审判决尚未作出。

  此外,双方仍有多起诉讼正在进行中。

  2013年12月12日,蔡达标因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一审被判刑14年。2014年6月6日,蔡达标二审维持12年刑期,其所持有的真功夫股权则进入司法拍卖程序。

  蔡达标的妹妹蔡春红说,蔡达标案一审未判决之前,他们曾和潘家谈判,真功夫作价20亿,蔡达标将其股份的一半给前妻潘敏峰,一半卖给指定的风投,而潘家方面愿意向司法部门出具一个谅解书,以帮助蔡达标获得刑罚上的从轻。“但双方谁也信不过谁,最后在交易程序上无法达成一致而致和解告吹。”

  战略更改 狱中回应

  6月18日,真功夫董事长兼总裁潘宇海带着全新的管理团队在京召开发布会。这是内斗以来,潘宇海首次以真功夫掌舵者的身份公开亮相。

  潘宇海宣布,真功夫将放缓千家门店的扩张,转而以打造中式快餐孵化器为未来战略,并以互联网金融平台暂代原来的上市融资计划。这意味着前董事长蔡达标定下的至2016年真功夫分店数超过1000家、年总产值超过50亿元及上市的发展目标正式成为过去。

  在外界看来,这是真功夫“去蔡化”战略的加速。潘宇海则认为这是大势所趋。在高端餐饮下沉、电商O2O快速入侵、人工成本高涨以及行业集中度不升反降、食品安全矛盾尖锐的情况下,“餐饮市场利润削薄,我们不强求开更多门店”。

  针对潘宇海的新战略,蔡达标从监狱里发出了声明。7月1日,记者从蔡春红手上获得这份声明,声明称,真功夫股东之间关于管理权和重大股东权益的争议远未解决,多个案件尚在诉讼中。鉴于其股东权利被长期严重侵犯,蔡达标认为,自2011年3月至今,真功夫公司召开的全部董事会及所作出的董事会决议均属非法无效,公司根据上述决议所作出的全部决策均未经本人同意,对公司依据上述决议所为的行为效力均不予认可。

  股权归属 悬而未决

  蔡达标的发声,引来外界对他持有的真功夫股权的关注。

  据悉,蔡达标直接持有真功夫股份41.74%,通过东莞市双种子饮食管理有限公司和中山市联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间接持股8.26%。

  因这笔股权正在拍卖程序中,6月18日的发布会上,潘宇海未回应是否接手将被拍卖的蔡达标股权。由于他仅持有近半股份,这一股权归属悬而未决,让新战略充满不确定因素。

  而外界更关注这一股权的估值。一名不愿具名的真功夫元老说,法院此前组织评估公司评估真功夫股权,价格为6亿多。蔡家对之异议极大,理由是:2010年,债权人之一的中国银行提供的评估价是21亿元;2012年,今日资本转让所持真功夫股份,对真功夫的评估价是33亿元;2013年,蔡家与潘家谈和解时,对真功夫的评估价是20亿元。

  这位元老说,“2010年,真功夫的门店只有380家左右,现在的门店已经有600多家,估值反而变成了6个多亿,蔡家人显然无法接受。”

  因为评估价格的争议,目前拍卖进展缓慢。据悉,法院将重新组织评估公司进行评估。

  评论:世上最差股权结构

  黄嵩 北大金融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

  中式快餐市场的广阔发展前景以及真功夫出色的商业模式和发展业绩,吸引了众多股权投资基金的青睐。2007年10月,今日资本和联动投资两家PE投资真功夫,企业和资本方的目标是,2010年真功夫实现上市。但是,之后股东之间的矛盾纠纷,却为真功夫的发展打上了问号,上市之路也越发遥不可及。

  真功夫事件发生后,很多人认为这是因为家族企业所导致的,特别是蔡达标和潘敏峰的离婚是关键。

  但我个人认为,真功夫的问题不在于家族企业,而在于股权结构,家族矛盾只是进一步加剧了股权结构不理想所导致的矛盾。正如某家媒体所报道的:“蔡潘婚变并不是蔡达标与潘宇海翻脸的本质原因,2007年真功夫年会时,蔡、二潘和潘宇海之妻、真功夫的现职监事窦效嫘四人还在一起其乐融融,有说有笑。”

  全世界最差的股权结构就是两个股东各占50%,如果两个股东意见一致还好,不一致就很麻烦。而真功夫正是这种情况,蔡达标离婚后,前姐夫蔡达标和前小舅子潘宇海各占50%。

  真功夫的投资者之一今日资本的总裁徐新,早在2005年就向蔡达标表达了对真功夫蔡潘两人各占50%股权的忧虑,徐新以自己多年的经验告诫蔡达标,这是一枚定时炸弹。即使引入PE以后,蔡达标和潘宇海的股权比例仍然是47%对47%。

  企业的每个股东对企业的贡献肯定是不同的,而股权比例对等,即意味着股东贡献与股权比例不匹配,这种不匹配到了一定程度,就会造成股东矛盾。另外,这种股权结构没有核心股东,也容易造成股东矛盾。因此说,这种股权结构,出问题是早晚的事,不出问题才是不正常的。真功夫最后股东之间不信任合作,并最后导致激烈冲突,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

  其实从投资之初,两家PE就一直为改变这种股权结构而努力,并且在2010年似乎看到了曙光。PE和两大股东蔡达标、潘宇海达成协议,由PE逐渐受让潘宇海的股份,从而降低潘宇海股权比例,使得真功夫的主要贡献者蔡达标成为核心股东。

  但股权变更尚未完成,蔡达标却已被抓。

  潘敏峰:我宁愿从未这么有钱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海鹏飞

  “你以为是钱的事吗?十几年的夫妻,蔡达标不择手段地把我一对儿女抢走,这件事对我的伤害等于杀了我十遍。钱根本都不重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潘敏峰与蔡达标的婚姻维持了15年。其间,夫妻两人与妻弟潘宇海联手创业,苦心经营东莞一家路边蒸品餐厅,最终成就了国内最大的中式餐饮连锁机构“真功夫”。

  2006年9月,夫妻婚变。随后,一切接踵而来:夫妻反目,兄弟成仇,对簿公堂,进而演变为蔡达标与潘敏峰两个家族间旷日持久的“战争”。

  如今,42岁的蔡达标涉嫌挪用、侵占真功夫公司资金等6宗罪,身陷囹圄。而41岁的潘敏峰身心俱疲,黯然神伤地表示:“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当年我们的五金店倒闭的时候,我们不去投靠我弟弟,或者我们‘公一份、婆一份’打两份工,说不定能平静地过小日子”,“现在想想,我宁愿从未这么有钱过。”

  婚变

  2012年9月20日,“真功夫”原董事长蔡达标身穿黄色囚服,被押入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刑事法庭受审。这是蔡达标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自从2011年4月被捕后,他已在看守所羁押近一年半。

  这一次,蔡达标始终面带微笑。旁听席上,蔡家亲友打出“V”字手势,20岁的女儿蔡慧婷小声喊了句“爸爸加油”,15岁的儿子则沉默无语,面无表情。

  前妻潘敏峰没有来。她不愿人们看到她憔悴不堪。她更乐意向媒体提供一张年轻时与蔡热恋的合照:21岁的蔡达标年少腼腆,20岁的潘敏峰扭头望着他,笑意盈盈。

  2006年9月,结婚15年后,蔡达标和潘敏峰协议离婚了。彼时,“真功夫”正欲引入风险投资筹划上市,这对曾经共贫贱的夫妻选择了暂时向所有人隐瞒婚变。

  潘敏峰对《南方人物周刊》记者表示,离婚的真实原因,是蔡达标与不止一两个女人产生了婚外情。从她怀上儿子时,蔡达标就常很晚回家,当时已猜到蔡有外遇。她曾无数次产生离婚的念头,但每次都靠的恩爱往事来麻痹自己。毕竟,当年潘家穷苦,蔡母不同意这桩婚姻,而蔡达标则非潘敏峰不娶,还当着母亲的面摔了碗。

  蔡达标与潘敏峰都是东莞本地人,小学同学。活泼开朗的潘敏峰吸引了沉默寡言的蔡达标。1991年1月27日,21岁的蔡达标和20岁的潘敏峰结婚,同年底女儿出生。

  夫妻两人先是在东莞长安镇开五金店,但因生意寥寥倒闭。潘敏峰对本刊记者说,生计堪忧时,她提议加入弟弟潘宇海1990年就开始经营且生意不错的“168甜品屋”。1994年4月,蔡达标夫妻和潘宇海各自出资4万元(创业网 www.Cyone.com.cn/),将168甜品屋改名为168蒸品餐厅,店铺开在东莞长安镇霄边村107国道旁。潘宇海负责餐厅全面管理及出品,潘敏峰负责收银,蔡达标招呼客人,三人合伙经营由此开始。

  潘敏峰只记得那时天天忙得团团转,但他们的蒸品店很成功,在东莞长安镇一连开了3家连锁店,餐厅也改名为“双种子”。勤勉、事必亲为的潘宇海更受员工喜欢,这让蔡达标很郁闷。有时店里一整天都不见蔡达标人影。

  潘敏峰察觉到丈夫心里很压抑,就和他谈心。蔡达标说,自己在公司里不受尊重,员工不把他当老板。潘敏峰介绍,2003年,蔡达标终于游说潘宇海把“双种子”董事长职位让位于他,口头承诺两人5年一换。从此以后,蔡达标抛头露面,逐步成为“真功夫”(由双种子改名)的代言人。

  “男人有钱后地位提升,可支配的资源增多,有一些行为可以理解。但每个人都应该守住自己做人的底线——有所为有所不为。特别是一个男人成功后不能忘本。”潘敏峰对本刊记者表示,后来因蔡达标种种超越底线的行为,两人的婚姻还是走到了尽头。

  “真功夫”原董事长的蔡达标。在私生子、情人事件陆续出现后,前期潘敏峰对他的信任彻底瓦解

  反目

  婚变后,一切骤然生变。2008年,身为“真功夫”董事长的蔡达标,停掉前妻潘敏峰和弟媳窦效嫘(“真功夫”监事)的工资和社保。也在这年,蔡达标未兑现5年前承诺与潘宇海轮流做总裁的口头协议,潘宇海被排挤出真功夫的日常管理,两人相斗从此公开化。据媒体报道,到2007年底,潘宇海和蔡达标已经抛开了以往的兄弟情谊,公司里的人只要看见两人见面,不出5分钟就会争得面红耳赤。

  2009年4月1日,一名声称被蔡达标包养的“二奶”带着“私生子”,在广州闹市区公开求助,闹得满城风雨。当年8月蔡家与潘家反目为仇:前妻潘敏峰和她哥哥潘国良被拦在广州天河城“真功夫”连锁总部门外,双方对峙5小时。

  真功夫一名前高管曾对媒体表示,2006年,真功夫门店超过120家后,利益大了,蔡潘两家的矛盾暗流涌动,这一时间点又和蔡达标夫妇离婚年份重合。

  私生子、情人事件陆续出现后,潘敏峰对前夫的信任彻底瓦解。潘对本刊记者表示,回顾15年的婚姻历程,蔡达标没有真正尊重过她。2008年离婚的事公开后,对于蔡的所作所为,她在孩子面前没有说太多,只是告诉一对儿女:“爸妈离婚了,以后要由妈妈一个人来照顾你们了。”孩子听她这样说,都哭了。潘敏峰说,那年女儿17岁,儿子12岁。

  2011年,前妻潘敏峰一纸诉状将蔡达标告上法庭,要求蔡达标返还“真功夫”25%的股权,或折价赔偿4.7亿元人民币。如今蔡达标身陷囹圄,这宗“天价离婚案”尚未定案。

  “真功夫”品牌营销策划人叶茂中对潘蔡家族由最佳搭档到反目为仇扼腕叹息。接受媒体采访时,叶茂中称,他对蔡达标与潘宇海兄弟二人的印象极好,并把擅长战略的蔡达标和擅长开发菜品与负责执行的潘宇海称为珠联璧合的“梦幻组合”。

  事实上,在2004年“双种子”变身“真功夫”的惊险一跳中,蔡达标夫妻(当时两人尚未离婚)与潘宇海一起赌了一把:砍掉当时销量占一半的油炸食品,推出绿豆沙、红豆糕、水蜜桃布丁、芋香糯米糍,并与麦当劳、肯德基等洋快餐品牌贴身肉搏。

  在蔡达标刑事案发前,有媒体问蔡达标最伤痛的事是什么。他沉默片刻后表示,是与潘宇海争执。随着公司管理权、股权矛盾的激化,他们已经不可能像当年那样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了。

  对峙

  “你以为是钱的事吗?十几年的夫妻,蔡达标把我一对儿女抢走,这件事对我的伤害等于杀了我十遍。钱根本都不重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孩子才是最重要的。”潘敏峰告诉本刊记者,目前女儿、儿子对自己误解很深,女儿还曾跟着蔡家的人与自己对峙,她不怪女儿,“等她们为人父母后就会理解我。”

  在两个家族的对抗中,蔡达标、潘敏峰的女儿蔡慧婷也被推向前台,她站在父亲、姑姑这边,并与母亲、舅舅产生了严重的隔阂。2011年3月17日,“真功夫”原董事长蔡达标被广州警方带走后,蔡慧婷随即在微博上“求救”,称蔡达标“身临种种危险”。随后,她又在微博中公开求和,希望家人能和平相处,“你们也是我家人!大家一家人,何必自相残杀呢?!”

  2012年8月31日,蔡达标初次出庭受审。旁听席上的蔡慧婷眼中含泪,倾身向前,不断向身穿囚服的父亲小声地喊“爸,爸”。

  蔡达标眼泪夺眶而出。“我一年多没和女儿说过话,能不能让我和女儿说句话?”受审一日后,当晚8时蔡达标向法官提出请求,法官则称须待庭审结束。蔡慧婷曾对媒体表示:记得爸爸跟我说过一句话:人生就是由快乐和不快乐组成,你要学会坦然面对自己的人生。

  目前一对儿女都在蔡家生活,不肯回去与母亲同住。“我天天思念着他们,经常一晚一晚地哭着睡不着觉。”潘敏峰说,2008年7月,蔡达标的妹妹蔡春媚为“拐走”儿子,曾偷偷帮儿子报了需要住到外面去的那种暑期班,当时母子产生争执,她很后悔一气之下打了儿子,儿子就再也没回来。

  如今,蔡达标被控6宗罪,或面临牢狱之灾。本刊记者询问潘敏峰,如果蔡达标坐牢,你会为他求情吗?

  “如果他真的能够认识到自己犯的错,并为自己所犯的错误作出深刻反省,愿意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地告知我的一对儿女:在整件事中他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当时是怎么想的,当时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同时又能认罪退赃,我是会考虑为他求情轻判的。”潘敏峰说,“毕竟他是一对儿女的父亲。”

  两个家族的对峙在继续。能与发妻共贫贱,却不能与其共富贵的故事在中国不是少数,虽然这样的故事可能有着不同的背景,但多有着相似的结局:一个破碎的家庭,一个年华已逝、身心俱疲的女人,以及一个身陷困境的男人。

  附蔡达标事件经过:

  1.1990年:潘宇海在东莞长安设立了“168甜品屋”,独自经营,在当地渐有名气。

  2.1994年,蔡达标夫妇经营的五金店倒闭,潘宇海拿出“168甜品屋”50%股份吸收蔡达标、潘敏峰夫妇加盟,将“168甜品屋”更名为“168蒸品店”,与姐姐、姐夫一同经营。

  3.1997 年,“168蒸品店” 攻克了中餐工业化生产的标准化难题,更名为“东莞市双种子饮食有限公司”,开始走上连锁扩张之路,潘宇海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

  4.2004年,双种子公司确定了企业的总体发展战略,并正式确定品牌名称为“真功夫”,企业开始面向全国发展。

  5.2006年,企业开始酝酿未来上市计划,在与风险资本接触过程中,蔡达标聘请的不良法律顾问人员告知蔡股权平等不利于其控制公司,暗示其应设法控股。

  6.同年,蔡达标与潘敏峰秘密离婚,骗取潘敏峰全部股权。“法律专家”告知蔡离婚协议一年内仍存在被撤销可能,蔡又以公开离婚消息会对子女成长、对真功夫品牌造成不利影响为由,要求潘敏峰封锁离婚消息。

  7.2007年,真功夫公司引进风险投资,为进行股份制改造和上市做准备。蔡借机以“去家族化”为名,逐渐将潘宇海系人马全部铲除,改由其妹夫、妹妹、弟弟和司机等掌控公司的采购、供应和财务大权。

  8.2008年-2009年,蔡达标秘密制订“脱壳计划”,开始有计划的通过转移公司资产和关联交易方式,大肆侵吞公司财产。

  9.2009年,潘宇海委派公司管理人员的权利被剥夺,持有公司的潘家连公司的门也进不去。

  10.2009-2010年,蔡达标通过设立个人独资公司东莞赢天投资公司,利用从公司窃取的资金以1亿元人民币价格反向收购风投所持公司股份,企图绝对控股。

  11.2009-2010年,公司状况每况益下,经营停滞,公司股东要求看账和召开董事会,被蔡达标拒绝。

  12.2010年,由于蔡春媚等人在采购上的腐败,直接导致“排骨门”事件爆发,对公司形象和经营造成巨大伤害。

  13.2010年2月,广州天河法院对于股东要求履行公司知情权诉讼作出判决,要求蔡达标将财务资料提供给股东进行审计;蔡达标不服上诉,2010年8月,广州中院终审判决维持原判,司法审计开始,发现大量违法犯罪事实,并向司法机关报案。

  14.2011年3月17日,广州市公安局经过长期、周密的调查,在掌握充分证据后,正式对蔡达标等人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的涉案人员采取强制措施,蔡达标袭警潜逃,其他涉案人员归案。

  15.2011年4月22日,蔡达标在厦门落入法网,被依法逮捕。(点击查看详细内容)

  16.2012年8月7日,天河区人民检察院做出了天检公刑诉【2012】1216号《起诉书》,依法将蔡达标、李跃义、蔡亮标三名主犯及洪人刚、丁伟琴两名从犯以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抽逃注册资本罪等犯罪嫌疑,向天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17.2012年8月31日,天河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蔡达标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抽逃注册资本罪一案。

  (综合《中国经济周刊》《南方都市报》《第一财经日报》《南方日报》《南方人物周刊》报道)


举报 | 1楼 回复